反垄断禁忌词在互联网巨头谷歌内部反垄断(Antitrust)从来都是一个禁忌敏感词。
多年以来无论是公司会议、内网论坛还是工作邮件谷歌管理层和员工都会刻意回避这方面的话题和讨论更是绝对不能使用“打压”(Crush)、“封杀”(Kill)、“封锁”(Block)竞争对手这样的表述。
显然谷歌是为了防止在日后遭受调查时成为法庭证据。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芯片巨头英特尔内部即便是提到市场份额(marketshare)一词也会用市场细分份额(marketsegmentshare)来取代。
实际上每一个行业的主导性巨头都会承受反垄断的压力。
英特尔如此谷歌也同样如此。
自从成为互联网搜索巨头之后谷歌头顶就始终悬挂着反垄断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2008年谷歌和雅虎商议的搜索广告合作就被司法部直接否决。
Steven Levy在《InThePlex》一今日股市大盘走势图书中写道早在2006年时任谷歌CEO施密特就已经意识到了公司日后必然会面临反垄断威胁。
他在公开场合不断强调谷歌在全球广告市场的份额只有1%试图将谷歌置入全球广告市场(甚至都不是线上广告市场)来讨论监管淡化谷歌没有获得市场主导优势却从不提及谷歌在网络搜索市场接近七成的份额。
在公司内部施密特更是不断强调远离反垄断高压线的重要性。
施密特非常清楚反垄断大棒的威力。
上世纪90年代末作为微软的直接竞争对手(先后担任Sun总裁和Novell的CEO)施密特积极游说克林顿政府对微软展开反垄断调查对微软利用Windows主导优势打压竞争对手的行为提起诉讼。
微软差一点就被强行分拆盖茨随后黯然离职。
即便在20多年后的今天盖茨依然觉得后悔:自己当时太年轻没有把政府反垄断诉讼当回事。
逃过监管劫难不过施密特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谷歌首次遭受美国政府的反垄断调查是2010年。
风水轮流转曾经代表网景公司起诉微软的ChristineValney出任了奥巴马政府的反垄断专员开始将反垄断调查的目标指向了谷歌。
2011年奥巴马政府的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谷歌展开了将近两年时间的调查认为谷歌涉嫌在搜索结果偏向自家服务和产品。
有了微软和盖茨的前车之鉴施密特对此如临大敌。
在FTC展开调查的近两年时间里谷歌聘请了多达25家游说机构在华盛顿特区上下活动。
2012年谷歌成为美国政治游说投入最大的科技公司这个靠每年投入千万美元换来的“宝座”一直保持到了现在。
施密特不仅亲自去华盛顿特区轮流拜访重要国会议员还主动参加奥巴马的2012年连任竞选活动为其助威造势。
在奥巴马执政的八年时间他与硅谷互联网巨头始终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除此之外谷歌还付诸于一些隐秘间接的游说措施:他们聘请可能影响FTC的高级顾问赞助有政治影响力的智库学者资助大学的学术研究项目。